<noframes id="lllj1">
<output id="lllj1"></output>

<p id="lllj1"><pre id="lllj1"></pre></p>

        <address id="lllj1"></address>

          <pre id="lllj1"></pre>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
          醫藥經濟報熱點 > 正文

          繼續跨界,云南白藥豪擲2000萬進軍核藥!老字號中藥創新,應該回歸其臨床價值?

          發布時間:2022-09-06 11:04:32來源:醫藥經濟報

          轉型大健康領域,搶占日化用品市場,是許多傳統中藥企業的跨界方向,云南白藥牙膏便是其中的典型案例。近日,云南白藥宣布進軍核藥賽道,似乎,云南白藥已經不滿足于僅在中藥與大健康領域發展了。  

          9月2日,云南白藥發布公告,與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北大醫院)、北京市腫瘤防治研究所(北腫研究所)簽訂《技術轉讓與合作開發協議》,北大醫院、北腫研究所將其合作研發的前列腺特異性膜抗原(PSMA)靶向核藥相關專利轉讓給云南白藥。  

          根據協議,云南白藥應向轉讓方支付總額為2000萬元的技術轉讓價款。各方同意技術轉讓完成后,云南白藥有權自主決定并負責轉讓標的開發、注冊、生產、商業化、全球化布局以及其他任何與轉讓標的相關的事項。  

          這是云南白藥在主業之外的又一筆投資。然而,資本市場對云南白藥進軍核藥領域的舉動反應冷淡。9月2日,云南白藥報收51.69元/股,微跌0.54%,總市值928.8億元。  

          近20年來,我國經濟發展步入快車道,國民健康需求和支付能力得到極大提升,以生產中藥為主的企業紛紛上市,產業規模和現代技術運用能力得到大幅提高。同時,為了尋求新的利潤增長點,各大中藥企業都在跨界開拓新疆域。  

          業內聲音指出,當本土企業紛紛探索延伸“大健康”品類尋求商業化轉型,中藥產品過度走向快消“品牌”營銷套路,或將進一步加重營銷砝碼而讓中藥的臨床屬性邊緣化,中藥如果只是一個“文化符號”,創新頹勢又將如何扭轉?  

          產業邁向高質量發展升級固然值得期待,但如果傳統中藥老字號持續跨界,而不是依托中醫藥文化底色,加大研發費用的投入,那么距離中醫藥“高質量創新發展”的目標是否會越走越遠?  

          研發費用是銷售費用“零頭”  

          商業創新“含金量”幾何?  

          日前,四川、上海、廣東、山東等地,全面推進國家中醫藥綜合改革示范區建設,陸續印發建設國家中醫藥綜合改革示范區實施方案,推動中醫藥的高質量創新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中藥市場發展在政策推動、市場蓬勃發展的同時,以云南白藥等為代表的部分企業,延伸美妝、日化、酒類、食品等“大健康”快消品類獲得成功,示范效應也讓中藥品類“跨界”之風日盛。  

          中醫中藥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在人類健康史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我國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然而,中醫藥產業長期處在“重營銷、輕研發、缺創新”的發展狀況,疊加醫??刭M、輔助用藥等政策考驗,從院內向院外、從臨床治療向“大健康”轉型,逐漸被視為中藥企業轉型升級的抓手。  

          截至8月31日,已有超過60家中藥企業披露上半年業績數據,其中7家中藥上市企業的營收超過50億元。  

          提起云南白藥,相比起藥品,如今更多人想到的已經是牙膏了。  

          根據云南白藥財報,即使在行業增速趨緩的情況下,云南白藥牙膏品類2021年依然斬獲超過23%的市場份額,保持行業市場份額第一;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公司牙膏產品市場份額攀升至24.8%,繼續高居行業榜首。  

          此外,作為云南白藥的明星產品,“跨界”嘗到甜頭之后,牙膏業務如今已經被企業玩得花樣百出:從單一的白藥止血牙膏擴展至針對不同人群的定制型牙膏,以及漱口水、沖牙器等其他類別的口腔護理產品。  

          由于產品品牌定位精準,市場推廣成功,如今的云南白藥已經將“大健康事業”列為重要的戰略。目前,云南白藥的業務模塊主要劃分為三大事業部,藥品事業部、健康事業部及中藥資源事業部,這其中最賺錢的板塊當屬“健康事業部”,主要產品包括牙膏、洗護用品、衛生巾、面膜等。  

          云南白藥牙膏“跨界”成功,當然是品牌營銷和商業模式創新的經典范例。然而,硬幣另一面,中藥龍頭企業劍走偏鋒,把重心主業放在大健康領域,不禁也讓業內反思:“云南白藥未來將會成為怎樣的一家中藥企業?亦或是最終成為一家快消品企業?”  

          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乜催^去幾年,云南白藥在研發方面的投入雖然逐年增加,但與巨大的市場營收相比較依然并不出彩。數據顯示,公司2016年到2021年的研發費用分別為8992萬元、8403萬元、1億元、1.7億元、1.8億元和3.31億元。  

          與研發費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銷售費用,云南白藥2016年至2020年的銷售費用分別為28.4億元、36.8億元、39.7億元、41.5億元、37.9億元、38.9億元。其中,2018年的銷售費用是研發費用的39倍。2021年銷售費用為38.9億,是研發費用的11倍,對比之下,研發費用只能算銷售費用的“零頭”。  

          即使把目光僅聚焦在研發費用方面,云南白藥依然在“大健康”非藥板塊持續押注。根據年報,2021年企業研發費用同比大增82.99%,主要原因是新增特醫食品研發注冊及采之汲生物醫學護膚品研究開發等研發項目。  

          目前,與云南白藥類似的中藥企業開展“跨界”品類營銷的不在少數,大多集中在日用品、化妝品、健康食品領域布局,如江中藥業延伸護發精華、馬應龍布局眼霜等。從最近企業公布的2022年半年度報告來看,部分中藥企業的“大健康”產品、服務收入增長都在大幅提高。  

          2022年上半年部分中藥企業營收情況  

          (根據企業公布的2022半年報整理)  

          從中不難感受到,面對院內院外市場端的變化,國家集采深入推進,殘酷的價格競爭,讓中藥同質化的市場競爭風險正在逐漸顯露;面對日益巨大的市場競爭壓力,企業在想盡辦法尋找出路的過程中,勢必用“戰術”層面的多元化選擇,來應對和過渡短期的市場結構調整。  

          市場觀點認為,中藥企業“跨界”大健康之風日盛,客觀反映出產業短期應對市場結構性沖擊的“戰術”選擇,這種選擇可能有特殊的企業發展階段和競爭環境的無奈,但“戰術”層面的選擇,是否可能引發商業模式創新的路徑依賴,進而削弱企業長期的中藥創新能力,這需要引起企業和行業的警惕。  

          從“戰術”到“戰略”  

          中藥創新正途在何方?  

          “大健康”是個筐,多種概念和產品往里裝,契合品牌定位和營銷拉動,“跨界”似乎順理成章。不過,面對日化產品、飲料食品、化妝品、酒類等品類“外延”業務增長,一家中藥企業的“創新”成色又在哪里?  

          而如今云南白藥宣布進軍核藥領域,跨界轉向放射性藥物,“中醫藥”的底色又體現在哪里?  

          政策層面顯然已經開始調整價值導向。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印發,支持企業、醫療機構、高等學校、科研機構等協同創新,以產業鏈、服務鏈布局創新鏈,完善中醫藥產學研一體化創新模式。從此奏響了中醫藥事業大發展的主旋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  

          2022年3月,《“十四五”中醫藥發展規劃》正式發布,這是首個以國務院名義印發的中醫藥5年規劃。此外,全國各省份陸續制訂了地方性中醫藥法規,各地因地制宜,提出很多頗具地方特色的落實措施,支持中醫藥創新發展。  

          比如2022年7月1日,四川省中醫藥管理局聯手四川省財政廳印發《四川省中醫藥研發風險分擔基金管理實施細則》,支持中醫藥研發,按照不超過實際科研投入損失的30%給予風險分擔,中藥創新藥、中藥改良型新藥、古代經典名方中藥復方制劑、同名同方藥、中醫醫療器械等均在分擔范圍之內。  

          2022年,8月18日,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廣東省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近期重點工作任務》,明確22條重點工作任務,把推動中醫藥振興發展列入其中。  

          “中藥行業高質量發展已上升至國家戰略高度,創新將成行業重點?!睒I內專家指出,中醫藥政策紅利持續釋放,相關部門從市場準入、醫保支付、審評審批等多個維度對中醫藥行業形成政策支撐,疊加中成藥地方集采的快速、全面推進,越來越多的企業布局創新藥研發,中藥創新藥申報呈井噴態勢。  

          根據今年6月1日,國家藥監局發布的《2021年度藥品審評報告》顯示,在創新藥注冊申請中,創新中藥有54件,同比增長134.78%,增速超過創新化學藥和創新生物制品。其中,新藥臨床試驗(IND)申請44件、新藥申請(NDA)10件。同時,2021年批準/建議批準創新中藥39件,同比增長39.29%。  

          由此可見,在系列政策催化下,大多數中藥企業加大研發投入,中藥的審評審批和創新均呈加速之勢。行業普遍認為,未來以臨床需求為導向、以臨床價值為支撐的中藥創新必將成為主流。  

          回顧2021年獲批上市的部分中藥新藥,除外清肺排毒顆粒(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臨床基礎醫學研究所)、化濕敗毒顆粒(一方制藥)、宣肺敗毒顆粒(步長制藥),主要來源于古代經典名方,其它產品諸如益腎養心安神片(以嶺藥業)、益氣通竅丸(東方華康醫藥)、銀翹清熱片(康緣藥業)、玄七健骨片(方盛制藥)、芪蛭益腎膠囊(鳳凰制藥)、坤心寧顆粒(天士力)、虎貞清風膠(一力制藥)、解郁除煩膠囊(以嶺藥業)、七蕊胃舒膠囊(健民藥業)等,無論是基于臨床經驗方基礎上成功研發,還是在院內制劑基礎上轉化而成,均體現出現代中藥研發的全新價值思路。  

          中藥企業應當如何創新?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執行會長宋瑞霖曾表示:中藥創新“要善于利用現代醫學技術和成果,講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用公認的標準證明自己”。  

          王永炎院士也曾指出,傳統的中醫藥要在現代社會仍然能服務民眾,甚至走向世界,成為科學前沿,不斷汲取現代科學成果而發展完善,就必須融入主流醫學體系,其關鍵是取得“共識療效”,要求評價反映臨床療效的真實性,達到中醫認可、西醫也認可,中國人認可,外國人也認可,途徑是嚴格的循證評價。  

          中醫藥文化可以是情懷,但產業發展絕不能只靠情懷,更不應當簡單粗暴地將中醫藥異化成“健康概念”“文化符號”,回歸臨床價值需要科學嚴謹的方法。  

          研發投入不僅是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體現,也和企業創新能力和產出成正比。據米內網數據,白云山、以嶺藥業、天士力、中國中藥、步長制藥、華潤三九、濟川藥業、康緣藥業2021年研發投入超過5億元。  

          業內觀點指出,藥品是“慢消品”,不能套用快消品的思維,必須潛下心做科研,才能收獲創新的果實;高質量發展階段,有實力、有目標的中藥企業應該把眼光放得更長遠,追求更高層次創新,而不是沉溺于重營銷、輕研發的商業快感。  

          商業創新在營銷層面只是短期的“戰術”,以期解決企業在一段時間內面對的市場轉型問題;歸根到底,產品創新在研發層面才是企業能夠得到長期發展的核心戰略。  


          此內容為《醫藥經濟報》融媒體平臺原創。未經《醫藥經濟報》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

          分享到

        1. 国产精品久久二区二区

          <noframes id="lllj1">
          <output id="lllj1"></output>

          <p id="lllj1"><pre id="lllj1"></pre></p>

                <address id="lllj1"></address>

                  <pre id="lllj1"></pre>